露久莎

《不合格的审神者——糖果不可以乱吃》

今天也是不用出阵的悠闲日子,但是御流霞却不能休闲下来。没办法,谁叫她为了弥补平日里的过错,揽下照顾本丸所有植物的任务,只能说她活该了。

小~霞~!来,给你一颗糖。”看到正在治疗生病的兰花的御流霞,莉莉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向前冲了上去,猛地把一颗糖放在御流霞的手掌里。

“哦...谢谢你哟!”被吓得一脸懵逼的御流霞很快的恢复正常状态的说。
看到御流霞准备把糖塞进口袋里,莉莉稍微焦躁不安起来。
“怎么不现在吃啊?”
“呃....因为最近吃太多糖了有点腻,所以我打算晚饭后再吃。”御流霞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抓了抓自己的脸。这颗糖很好吃吗?非要现在吃。
“那好吧~记得要吃哦!不.......呼!我...我先回去啰!”话还没说完莉莉就脸色突变,像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脚底抹油似的跑了个无踪无影。

御流霞正感到困惑时,背后出来一把熟悉的声音。

“我把水打回来了。”

是清光。难怪莉莉会见鬼似的跑了。

“谢谢您哦,清光。这下可帮大忙了。”

“是吗?那就太好了。”

看着清光开心的笑了笑。御流霞心里一想,要不把这颗糖作为奖励,说不定他会更高兴。
“清光,作为帮忙挑水回来的奖励就赏你一颗糖吧!”
“不会吧!就一颗糖。”
“唔~这也没办法啊!我手上也只有一颗糖而已。”
看到一脸不好意思的御流霞,清光噗嗤一笑。感觉偶尔抓弄一下自己的审神者也不错。
“好啦好啦~我开玩下的啦!”
“想不到你也会抓弄人了。”
“只是偶尔啦!”
两人对视一笑,然后继续完成剩下的工作。

2
晚饭时间到了,基本上所有付丧神和审神者都到齐了,唯独平时早早来到的加州清光,却迟迟不见踪影。御流霞看了一圈又一圈,依然没看到加州清光的身影,便向坐在旁边的大和守安定问道:
“安定吃饭前你有看到清光吗?都快开饭了怎么还没来?”
“吃饭前的确看到他进了房间去。他该不会是把指甲涂歪了在懊恼中吧!”
“这可不行哦!有什么事比吃饭还要重要啊”
没有注意到周围听到这句话的付丧神额头布满黑线的表情 ,御流霞便向着食堂门口走了出去,往加州清光房间所在处的方向快步走了起来。

咚咚咚...咚咚咚...
“清光,你在吗?清光!”
咚咚咚...咚咚咚...“

.......唔~~~~!什么嘛!明明房间还亮着。”
咚咚咚...咚咚咚..
“清光你再不回应我,我就直接进来的啰!”

御流霞没好气的直接把门推开 ,环顾四周后,只发现整洁的房间的一个角落有几个用被子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在瑟瑟发抖。
“什么嘛!明明在房间又不答应我一下”御流霞走到 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被子前面蹲了下来,用手指戳了戳。
圆滚滚的被子动了几下,从里面发出蚊子般的声音。根本就清不清楚你在说什么啊!就算跟安定说的那样,也不至于情绪低落到这个地步吧!
于是,御流霞就干脆的把被子强行掰开。在完全掰开的同时御流霞瞬间懵逼了。小小的身材因无法承托大大的衣物而向下滑落,露出了白嫩的上半身。看到主人一脸懵逼的表情,眼泪婆娑的脸蛋变得不知所措起来,一头栽进被子里。

“别看啦~别看啦~变成这幅末样,连本体都拿不稳,实在是太丢人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你真的是清光吗?”
“这里除了我之外,难道还有别的清光吗!”

御流霞用双手把一头栽进被子里的清光的脸抬了起来,不可置信的认真端详起来。除了声音有点稚嫩以外,简直一个模子印出来一样!

“真的是清光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变成这么小啊?”御流霞一边说,一边帮忙把衣服穿好,因为和服太大了,只能随便包裹起来用腰带系紧。
“……我想应该是吃了你给我那颗糖,吃完之后感觉怪怪的。”清光思考了一会儿说。

我给的那颗糖…不就是莉莉给我的吗!难道莉莉想要把我变小?怪不得她当时的表情那么奇怪。

“这颗糖是莉莉给我的。”御流霞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

“什么?臭猫神给你的!那家伙竟然敢对你做出这种事,我看她活腻了。幸好是我吃了,不然的话就出大事了!”加州清光气的炸开了锅,舞手动脚宣泄着心中的怒火。

“这不是生气的时候,赶紧让莉莉把你变回来才行。”御流霞一手把怒发冲冠的加州清光抱了起来,直径的往房间门口走去。

被抱起来的加油清光瞬间怂了起来。要以这幅姿态出现在大家面前,我死都不要啊!尤其是大和守安定,绝对不要啊!
“虾酱,我……我还是待在房间好了,你去跟臭猫神说就可以了。”
“不行不行,你不去的话怎么能对症下药。”
加州清光听的一愣一愣的。对症下药?又不是生病,对什么症下什么药?我的好主人啊!不就是被下了法术么,一般都有固定的术式解开啊。

心急如焚的御流霞并没有理会加州清光的不断哀求,依旧径直往前飞奔出去。

而食堂这边,大伙们都习以为常的边就餐,边听着越来远近,响得跟踏破地板似的脚步声。唯独是柊俞林,一脸故作镇定的她的脸上已经冒出好几个井字,直到御流霞跑到食堂门口时,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完全顾不上平时的淑女形象。

“御流霞,我说过多少次啦!不能在檐廊上跑步.....”

“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啦!”

没有理会柊俞林的不满,御流霞直接把她的话拦腰折断,眼睛直勾勾看着猫神茉莉,走到了她的前面。

“莉莉,你想把我变小你就跟我直接说啊!你看,搞得我把清光害成这样子,你快点把清光变回来啦~”

还沉醉在‘天妇罗海洋’中的猫神茉莉,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生气的御流霞。打从认识御流霞开始到现在,她还是第一次对自己生气呢!不过更让她惊讶的是,御流霞抱着那个一直把脸埋在胸前的小孩。

“加州你这色胚子,居然把脸贴在小霞的胸前”猫神茉莉一手把加州清光从御流霞手里抢了过来,提在半空中。

“在乱说什么呀!我变成这个样子还不是你害的。居然敢对我家主人做出这种事,我要把你宰了!”加州清光恼羞成怒,在半空中张牙舞爪。因手脚短小,别说打了,就连碰也碰不到,再加上猫神茉莉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简直气炸了。

看到这场景,御流霞真的生气了,准备把加州清光多回来,却有人先行一步。

是大俱利伽罗,在最初强行安排作为近侍,平时总是给他添麻烦,而这次还给他搞出个大新闻出来,看来真的是忍无可忍了。

“别总是给我添麻烦。”大俱利伽罗狠狠地往猫神茉莉头部赏了一记爆栗,痛得她哇哇直叫。随后拿起幼小的加州清光还给了御流霞。

“谢谢你,俱利酱。”
“只是处理私事,与他人无关。”
……明明在生气,却依旧的如此冷淡。御流霞为此感到钦佩。

“莉莉你倒是快点把清光变回来啊!别磨磨蹭蹭啦!”御流霞边安抚着炸毛的加州清光,边把话题转为正轨。看着猫神茉莉一副“关我屁事,是他自己活该。”的态度,感到非常不满的鼓起了腮帮子。
“看来有理由把你这只猫咪的头颅砍下来了”坐在不远处安静的看戏的大和守安定也看不过眼上前搭话。

听到这句话的猫神茉莉脊背一凉,向大俱利伽罗发射求救信号,却换来了一脸冷漠的表情。
“啊!——好啦!好啦!我知道啦!可……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把那臭小子变回原来的样子啦!那糖吃了要24小时才能失效,在这段时间里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是没用的。”猫神茉莉很没底气的把话说完,然后用着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御流霞问道:“小霞,你不会因此讨厌我吧?”

“讨厌倒是不会,但是连明天出阵都受到影响了,这下我可不帮你了”御流霞无奈的说。

“臭猫神你还真厚脸皮耶~还……哎呀!大和守安定你不要用手指戳我的脸啦!”加州清光正要对猫神茉莉臭骂一顿时,却被大和守安定的手指给阻止了。

“还真的好小呢!比短刀还要小。”大和守安定觉得用手指戳软软的脸蛋不够过瘾,干脆用双手捏了起来。

“呜哇~大和守安定,你个混球快住手啊!”尽管加州清光不停的用力拍打着大和守安定的双手,却还是以失败告终。

“这幅身躯别说出阵了,就连拿起自己的本体也会被砸死吧!御流,明天我代替他出阵好了。”
“明天不是轮到你休息吗?这样不太好吧!”
“我是有附加条件的啦~”
“诶?——”
大和守安定停止了揉捏加州清光脸蛋的手,转身看着耷拉着脑袋的猫神茉莉。

“猫神,这人情你可要绝对、一定还哦~”大和守安定语调阴沉 ,与挂在脸上的笑容成了鲜明的对比。

“好好好好好,一定还,一定还,什么时候还都可以。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了啦!好可怕呀!”虽说不是心甘情愿的,但猫神茉还是莉爽快的答应。.

"那个...虽然很抱歉打扰你们你们的对话


评论
热度(4)

………喵~

© 露久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