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久莎

那些诚字旗下的风花雪月——新选组刀剑记·冲田组篇

抹茶春卷:

谨以此文纪念审神者就职一周年。 
 
【加州清光】 
一年以前,我笨手笨脚地折腾了一下午,终于在天黑前刷开了全新的游戏界面,从五把初始刀里看到了这个名叫加州清光的少年。 
说是基友安利的效果也好,被艳丽的外表迷惑了也好,那一瞬间,我没有半点犹豫地点下了鼠标。而后樱花旋转,他出现在空荡荡的本丸里,陪我第一次出阵,第一次重伤,第一次手入,第一次听到胜利的BGM响起,第一次顶着MVP的头衔十分骄傲地对我说:“嘛,理所当然。” 
一无所有的我看着他,心里想,他真可爱。 
——可爱。 
作为男性姿态的付丧神,他毫不避讳甚至热衷于说起这个词,意外让人觉得十分自然。无论是花哨的洋装,嘴角的痣,还是神情和语气,从上至下无不透露着可爱的气息,像自带引力的磁铁,让人恨不得一天什么都不做,只挂在游戏上听他懒洋洋的语音。 
明明是这样一把“可爱”的刀,却偏偏是本丸为数不多的实战刀之一,曾站在新旧交替的时代,和主人并肩而战,直到折断那刻为止。但凡对幕末历史稍有涉及,一定会知道他每天面对着什么——不是输赢,而是生死。 
生死没有犹豫的可能,更从来与光鲜亮丽无缘。 
不可否认,加州清光并不像外表表现的那样可爱。无论平时怎样将“可爱”挂在嘴边,踏上战场的时刻,他都会立刻变回数百年前的实战刀,忘乎所以地与敌人厮杀。如果一定要形容这时的清光,“壬生狼”的恶名或许更加适合。 
他诞生于“非人”刀匠之手,见识过比炼狱还要可怕的人间,所以他比其他刀剑更加清楚,万物生来有别,世间是不公平的,作为廉价的武器,唯有变得漂亮、不断战斗才能得到主人的爱,否则就算哪天折断也不会有人在乎。 
他的碎刀语音没有怨恨为什么再次折断,反而只是迷茫地问着审神者“我还被爱着吗?”可见如果得到肯定的回答,他甚至连死亡都可以不去在乎。 
一把刀会有这样的想法,不得不说是独属于清光的自私。从外表到语言,到战斗的拼命模样,他用心地渴望着“爱”,极端拒绝被抛下。这样的不安日积月累,已经成为无法抹消的习惯,无论审神者说多少次喜欢,他都仍然在意着自己的外貌和举止,担心被不知不觉地抛下。 
有人说他很傻,但在我看来,恰恰因为他太聪明,聪明到过分了解人类喜新厌旧的个性,过分明白自己的出身与国宝级同僚们的区别,才会总是担忧着“爱”或“不爱”。 
而这一切又全是因为他知道何为爱,来自于那位他从不提起姓名的原主冲田总司的爱。无论史料还是小说,冲田总司一直是一位爱刀的武士,而在上京到池田屋事件这最为灿烂的一段时光,陪同他一起战斗的正是加州清光。从回想的台词里就能看出,他对这位原主至今怀有着不可磨灭的爱,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份感情从未冷却,所以才一直以“那个人”来代称冲田总司吧。 
姓名是一种魔咒,开口说出就会叫醒蛰伏在心里的回忆,日日夜夜滚烫如火。 
他没有办法忘记。 
加州清光一定是有些后悔的,如果不遇见冲田总司,也许就不会知道世间存有这样的爱,就不会对失去感到恐惧。但他也是不后悔的,冲田总司成就了这样的他,他将永远以“加州清光”的名字存在于历史,存在于过去以及将来人的记忆里。 
因此,在面对历史时他的态度不会迷茫。他知道过去回不去,有资格抱怨的也只有过去的自己,而刺客站在此地,唯一能做的只有战斗。 
清光不是太阳,不会自己散发光和热。他更像一面镜子,把对他投去的光亮成倍地返还与你,对你笑,向你撒娇,将所有黑暗和自私留在身后。比起自带光环,内心纯洁善良的“小天使”,我更愿意认为他只是一个从泥沼里诞生,渴望着爱的普通孩子。 
“我会打扮自己,所以要好好对待我哦?” 
——今天的你比昨天更可爱。 
 
【大和守安定】 
相信多数人和我一样,看到安定的第一眼,脑内出现的就是“冲田总司”这个名字——温柔的笑容,标志性的浅葱色羽织,仿佛就是记忆中那位天才而薄命的剑士的翻版。 
不出所料,他的语音果然也处处是冲田总司的身影,至今没有第二把刀可以像他一样,在本丸里如此频繁地提起自己的前主。以至于在很多同人创作中,“冲田君”几乎变成了安定的tag,每到全员登场,一定有个围着围巾的少年在一旁痴汉地喊着“冲田君”。 
很多人说,无论是外表还是言行,安定远比清光更像“冲田的刀”。 
但冲田总司的历史里,却偏偏没有过这样一把叫大和守安定的刀。 
有据可查的史料里,冲田总司的佩刀只有加州清光被记载,流传广泛的文学作品中,冲田总司所用的则是贵重的菊一文字则宗,甚至在一般人眼中不算知名的藤原国清和相州秋广都有相关的衍生作,而在刀剑乱舞开服以前,大和守安定却只是诸多推断和假设中可能的一种。 
没有知道,冲田总司是否真的用过这样一把刀。 
但刀剑却偏偏跳过了最为知名的假设,单单选择了安定。他像一粒被矿工挑选出的石英砂,郑重地冠以宝石之名,推上光彩夺目的展示柜,向无数来客诉说过往的历史。 
所以他对冲田总司和清光完全不同,比起清光因爱而起的矛盾态度,他则像以跟随者的身份记忆着往事。 
他对前主的称呼是“冲田君”,是那个时代对于友人最为常见的称呼。从台词里也可以看出,他对冲田总司的感情,“缅怀”远远大于撒娇式的“依赖”,就这点而言,他实际上比清光要理智的多。 
他从一开始就明白,自己剩下的只有关于冲田总司的回忆,在纪念的同时也时刻提醒着自己,一切已成历史,必须直面原主已经离去的事实。 
诚然他也缺少着爱,会询问我被爱着吗,也会提醒审神者不断抚摸着他,但却从来没有要求审神者好好关爱他,照顾他,连受伤修理的目的都是“为了下一次出战”。他愿意为现主战斗赴死,却同样用礼貌恭敬的态度放弃了对“爱”的追求。 
如果说清光是担忧着不被别人所爱的孩子,安定就是不会爱上别人的孩子。同样的孤独让他们看起来像异卵同胎的双子,各自沾染截然相反的颜色,彼此羡慕,但无法真正相容。 
曾经见过有作者将安定比喻为碑铭,深以为然,或许再没有比碑铭更合适的词,能够描摹出他安静而坚决的模样。 
存在于历史之外,亦是历史本身。 
除此之外,他也有令人大为惊讶的好战面。战斗时不遗余力,手合时也会露出认真的一面,有人说“掉头去死”是他魔王一面的表现,我个人倒倾向于将这点归为“本心”。曾有一位同人作者说,斩杀对刀而言就像人的爱欲,是最原始的本性,能够自然而然释放本性的安定,与其说恐怖,更不如说是有着享受战斗的“赤子之心”吧。战斗是快乐的,就像纯粹而强大的冲田总司,不知畏惧地飞驰于战场。 
当然,除了这些,安定也一样是个可爱的少年。有时我甚至觉得对于他和清光不需要多想,只要简简单单一个笑容就雨过天晴,像吃到了好味的牛奶草莓大福,所有烦恼瞬间一扫而空。 
诸多沉重的记忆经过数百年风霜慢慢沉淀,滋长出枝繁叶茂的春天。 
那些花与水隔过黑暗,终将再度映入你温柔的双眼。

===================================

还有土方组篇但是为了赶今天这个时机没写完就不发了【cry

初始刀清光的迎接语音,一周年快乐,亲爱的你们(◦´꒳`◦)



评论
热度(217)
  1. 渃煖抹茶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

………喵~

© 露久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