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久莎

关于加州清光

发粮橙:

画得有点儿迷了我来写写我流刀剑的设定,有点儿考据,不过基本都是扯蛋玩儿。臆想脑洞特别大,打我可以不要打脸啊北鼻!(靠)参考的文献有百度百科,Neta屋,还有太太们的微博啊Lof啊,以及我的脑洞(。)

 
 

加州清光的刀工因为双亲住在非人小屋的关系因此被称呼为非人清光。

 
 

非人是江户时代等级身分制度中的最底层。像这样的被差别民就被叫做河原者,这就是「河川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的由来。因此,承名刀工名字的加州清光,才会自称河原之子。

 
 

不过同时,也可以理解为这把刀并非特别出色,也不是出自名家之手。(虽说非人清光的家族煅刀几代已经有了不错的名气,不过比起三条家这种名家来说依旧不足一提。)

 
 

历史上对于加州清光这把刀的评价一般。并不是特别出色,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过人之处。只是因为使用者是幕府后期拥有很高人气的冲田总司,所以此刀才能不被历史长河淹没。

 
 

它在池田屋事件中由于刀尖折断(帽子折れ)被当成不可修复品处理了。冲田总司在池田屋事件后的研磨屋,留下「冲田总司、加州清光、伤刃多数」等记录。

 
 

关于这里,很多人认为刀帽折断了就是附丧神消失了,而我和秀秀太太一样,认为加州清光的附丧神并没有消失。

 
 

不过我个人认为附丧神无论怎么擦拭换掉衣物,伤口也不会愈合,因为本体没法修复。就像游戏里只要我们不去手入,血量就不会增加也不会减少,就那么定在那里。

 
 

而我认为,那一条伤疤就在脖子那。

 
 

也就是清光为什么要带围巾。在冲田那个时期,带围巾的只有病人,而清光应该在看到冲田发病以前就因为无法修复被收进了柜子里,因为不能离开本体太远,又因为伤痛虚弱,所以没能离开就此陷入沉睡的黑暗。(在这里我要说一下我关于附丧神的理解。我觉得只要不是粉碎,附丧神都不会消失,而长久不被使用,附丧神应该会陷入沉睡的,对,只是我流理解!)

 
 

所以没能陪伴着冲田到最后一刻的他,带围巾的原因恐怕和安定的不一样。

 
 

是为了掩盖那个丑陋的伤疤吧。

 
 

这里我认可魔方鱼太太的观点,所以他在真剑必杀的时候格外在意别人看到自己的裸体,因为没有围巾。而真剑必杀的立绘也没有转过来让人看到脖子,实在让人在意。

 
 

关于清光对于冲田的感情,应该是非常复杂的。他能够被世人铭记知晓,靠的就是冲田,而他被冲田抛弃也是事实。这其实是无可奈何的事,挂着一把断了刀帽的日本刀,怎么看都不像是在那个乱世中的武士会干的事。况且爱刀如冲田,一定也是在询问了相当多刀匠后才下的这个决定。

 
 

我想清光也是明白这点的。但他还是会赌气的说点儿什么“会帮我修理,说明我还是被爱着的吧。”这样的气话。

 
 

因为还是会不甘心啊。他在回想里也没有叫冲田的名字,而是称呼“那个人”,而那些话由焕然一新,衣着光鲜的他所说出来,恐怕也是一定程度上的告别吧。

 
 

我查清光资料的时候,看到有人说讨厌清光。为什么?因为清光总是对着新的主人说爱啊,爱啊,太轻浮了,就这么忘了冲田了。

 
 

不是这样的。

 
 

加州清光对冲田总司的爱绝对不亚于大和守安定。

 
 

我认为,加州清光一开始其实并不是那么在乎自己可爱不可爱的。因为是河原之子,所以大概是一把充满了杀意的刀吧,头发总是乱糟糟的,偶尔还需要安定帮着抚平。

 
 

这样的他被抛弃了,而他没法怪罪任何人。这个时候他也许就会暗暗的想,是不是因为自己不够可爱,不够好看,所以冲田不要自己了呢?

 
 

“…变的这样破破烂烂…不会被疼爱了吧…”

 
 

想要陪伴着冲田,想要被冲田疼爱。所以比谁都渴望光鲜的外表,渴望被谁需要。任谁脖子上被砍了一刀还没法治好就被关进黑屋子里都不好受,况且他还是那么一把刀啊,虽然性能一流却十分难上手,刀工也并非名家。

 
 

也许,冲田就是他唯一的救赎了。

 
 

也就仅有冲田总司这位天才剑士能运用加州清光这样难上手的刀了。正因为如此,他应该比谁都珍重冲田,比谁都尊敬冲田。

 
 

怎么会忘了他,讨厌他呢。

 
 

“我…到最后都被爱着……?”恐怕,这句话并非是说给审神者听的,而是加州清光说给冲田总司的最后的低喃吧。

 
评论
热度(110)
  1. 露久莎发粮橙 转载了此文字

………喵~

© 露久莎 | Powered by LOFTER